推荐资讯

然后她终于道好吧这真是一条捷径我相信你

发布时间:2018-07-31 16:58 浏览:
 杨逸张了张嘴,道:“呃,好就是好,美女用大枪好上加好!”
 
    萧苒叹了口气,然后她把步枪放回了柜子上,随后对着杨逸道:“你怎么对枪一点儿都不懂的?”
 
    杨逸无奈的道:“拜托你想想,国内的环境你知道吧,我能玩枪吗?”
 
    萧苒耸了耸肩,道:“好吧,那你打算怎么当个间谍?连枪都不会用的间谍算什么,你都没学学怎么用枪的吗,我觉得很不可思议哎,你既然想当个间谍,都不能去好好学学的吗?”
 
    杨逸无奈的道:“我当然想学,可我能去哪儿学呢?以我的情况来说难道我还能进入一个间谍学校不成,拜托,我能去那个国家开办的间谍学校上学去,或者那个情报机构能把我收下好好训练一番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有学校肯教我我能去吗?不管去那个国家开设的训练机构,我敢去吗?我为什么要想尽一切办法学习一个间谍应该能掌握的技能,而不是去一个真正训练间谍的地方学习,还不是因为我不能去,去不了,只能自力更生。”
 
    萧苒耸肩道:“说的也有道理,你是半路出家,情况还很特殊,那你都学到了什么?你在监狱都学到了什么?”
 
    杨逸很认真的道:“我在歌唱家学到了很多,我知道了商业间谍是怎么做的,我在监狱里学到的东西更多,我学会了格斗、暗杀、开锁、下毒、表演、骗人、偷东西,还有很多,非常多的技能和小技巧,我知道了地下世界的人是怎么生存的,但我在监狱里完成了心态的转变,这是我最大的收获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转变?”
 
    “在监狱里,我从一个在和平环境里的普通人,变成了一个随时都能战斗的亡命之徒,我学会了怎么睁着一只眼睡觉,我学会怎么判断一个人是对你有敌意的,最重要的就是我在任何时候都得保持一颗警惕的心,相信我,如果不是我在监狱里培养出了一颗时刻都不敢放松的心,在地铁站死的就会是我而不是那个杀手。”
 
    萧苒吐了口气,道:“听起来你学会了挺多东西,但你偏偏不会开枪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不会,只是用不好,因为我原来没机会练习,但只要我能练,那么射击这种事对我来说不是问题。”
 
    看着自信满满的杨逸,萧苒咧嘴笑了笑,道:“看来你很有信心啊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,我不觉得枪法对我会是个什么问题,事实上我已经知道怎么练了,有个很厉害的人告诉了我一条捷径,我相信只要我练练,那枪法就不再是我的短板。”
 
    萧苒笑的更开心了,只是她的笑容怎么看都是嘲笑。
 
    “捷径?告诉我什么捷径?”
 
   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:“一个月打五万发子弹,只打手枪,还得打准了才算,我觉得这对我不是什么问题。”
 
    萧苒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,笑了好久,然后她终于道:“好吧,这真是一条捷径,我相信你,这对你绝对不是问题的。”
 
 第二百二十六章 女人的直觉
 
    萧苒的嘲弄傻子也能看的出来,杨逸终于忍不住道:“怎么了,有问题吗?”
 
    萧苒连连摆手道:“没问题,没有问题,我就是忍不住看你打枪了,你想用什么枪,我这里除了我的主用枪都可以借给你用。”
 
    杨逸看了看自己的胳膊,无奈的道:“等等吧,我现在胳膊都举不起来,肯定得等着伤好的差不多了才能开始练啊,而且我还想先去拉斯维加斯找个人,呃,等伤好的差不多再说。”
 
    萧苒随手拿了一把手枪,素枪,就是没有那么多外设配件的那种,然后她把手枪递给了杨逸,道:“别等了,现在你把这支枪端起来,先举上五分钟再说。”
 
    杨逸无奈的道:“拜托,我现在真的特别特别的饿,也特别特别的虚,你是不是忘了我才刚醒过来没多久?”
 
    萧苒举起了一只手,道:“你的伤不影响吃饭,而且你的伤主要是失血严重,要恢复的话不需要太长时间,算了,我就不急着看你出丑的样子了,我可以等,等几天再看你怎么哭好了,出去吧,我给你弄点吃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皱眉道:“很难吗?”
 
    “你很快就能知道。”
 
    萧苒推着杨逸又走了出来,把他扔到了餐厅,然后随便拿出了一盒麦片,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盒牛奶就要给杨逸做麦片粥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杨逸低声道:“不好意思,但是能不能先把我的卫星电话拿过来,我要打几个电话。”
 
    “等会儿,吃了东西再打。”
 
    “不行,这电话对我很重要。”
 
    萧苒放下了牛奶,道:“你可真麻烦,算了,看你是个伤员,而且以后不得不跟你一块儿混得份上我就暂时让着你一点儿。”
 
    去客厅里,从包里拿出了杨逸的卫星电话,开机放在杨逸的手上后,萧苒很是随意的道:“这电话是清洁工的,看着还挺亲切。”
 
    杨逸一“打吧,让清洁工窃听你的通话,总比被不知道是什么人监听你的通话要好,好很多,你要搞清楚现在你和清洁工是合作者,换个电话打没准就是被cia和nsa窃听呢,或者被灰衣人窃听也很有可能啊。”
 
    “怪不得他们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肯在电话里说。”
 
    感慨的嘟囔了一句后,杨逸低声道:“那个不好意思,能不能把我推远一点儿?”
 
    萧苒看了看杨逸,推着杨逸正要走的时候,突然道:“你要给女的打电话?”
 
    杨逸愣了一下,道:“呃,也是要打的。”
 
    “你女朋友?”
 
    “不是,不是女朋友,是我的……同伴,没错,我的同伴。”
 
    萧苒把杨逸推到了客厅里,道:“混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哈,可怜,哎我问一个件事儿啊,你在监狱里是不是菊花不保了?”
 
    杨逸很愤怒,他大声道:“说什么呢!我智商和情商这么高能菊花不保?告诉你,我在监狱里杀的第一个人就是……总之我好的很!”
 
    萧苒冲着杨逸笑了笑,还挤了挤眉毛,然后就又回去准备吃的了。
相关阅读